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正文
为什么中国人都想当领导?
2011年04月05日 新闻资讯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872 views+

一项由《中国青年报》委托中国网和新浪网进行调查,[1]有66.6%的受访者想当领导,不想当领导的人仅有4.8%。因职位高、权力大、福利佳,更有种社会地位的优越感,因此把当领导看成是人生活得更有尊严。

其实,职位高、权力大、福利佳所组成的社会地位,是个人的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得来的,当领导之所以获得尊严,是社会资本积累的结果。

人生存受着两种限制:第一是将人社会化的惯习,第二是相对变化的客观环境。这两者与个人的社会资本有关。布尔迪厄指出,惯习的变化是朝向试图与物质条件相妥协的方向。由此提出发生结构主义公式(惯习×资本)+场域=实践

布尔迪厄认为:一个人的地位和声誉,他或她的姓名和头衔是符号资本,这种符号资本一旦被确认,就可以进一步转换,或者是社会资本,或者是文化资本,或者是经济资本。也就是说,当了领导后,他所说的话相比较而言,会更有分量,更受到重视,会对别人更有影响,这就当领导后社会资本越来越多的原因。

因此,当领导有优越感,心理上和物质上能得到双重满足。这是因为场域中的关系是由行动者本身的因素、行动过程的变化和场域作为环境的制约作用等方面相互联系而成的。因此,场域作为由各种因素相互作用而形成的社会资本,是一个动态的变化过程,而其变化的动力形成于场域和各种因素——主要指各种社会资本的相互作用或矛盾冲突。社会资本是场域变化的原动力。

与新古典经济学相反,福山强调了社会信任作为社会资本的一种特定形式,以社会资本运作方式,在经济与社会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社会信任的本质与基础、社会信任的社会资本性质,以及社会信任在提高一国的经济效率和效益、促进一国的经济与社会的繁荣及文明社会的健康发展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科尔曼在《社会理论的基础》中认为,社会资本是就是一种潜藏于社会结构中便利于行动者的个人资源,它包括信任关系、规范、权威关系、信息网络、多功能社会组织、有意创建的组织等多种形式,因而信任是社会资本的一种形式。

在市场经济中,当领导之所以产生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以社会资本的运作方式发挥作用的,作为社会资本特定形式的信任由期望和义务所构成的。并且,有两种要素对于信任这种社会资本有重要影响:一是社会环境的可信任程度,即应该尽的义务是否履行;二是个人担负义务的范围。

在确定了社会资本的客观存在之后,人们往往将社会资本集中于社会交换的基本过程。社会交换的过程始于社会资本。由领导拥有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影响人与人交往的倾向性。一个人期望与别人的交往会带来报酬,不论这些报酬是内在性的还是外在性的,他会受到能提供社会资本的人的吸引。

要使对方承认自己,愿意与自己交往,就必须向对方证明自己也是一个有社会资本的人,表明与自己交往也能从中得到报酬。社会资本在社会交往中起决定作用。当不断的相互吸引使双方建立起稳定化的共同纽带时,便形成了某种社会群体。

由于人们拥有的社会资本在数量、质量、种类、稀缺程度等方面是不均等的,那些拥有丰富社会资本或稀缺资源的人在群体中会获得较高的交换地位。他们作为为数不多的社会资本提供者,可以自由地选择交换对象。

相反,那些没有多少社会资本的其他成员,只能处于较低的交换地位,没有或很少有自由选择其他交换对象的余地。当社会地位差距较大的双方进行社会交换时,处于弱势的一方会选择尊敬、服从等作为回报,这就使另一方获得了权力,社会资本就会产生马太效应。


更多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
腾讯微博